尋求報道

                  小小課桌 愛在傳遞 新東方向全國多地鄉村學校捐贈閑置課桌椅

                  美通社 2021-11-09 16:40:00
                  截至11月4日,鄭州、西安、合肥、成都、宜昌、佛山、蘭州、連云港、武漢、烏魯木齊、太原、??诘刃聳|方分校,共計捐出了共73366套新桌椅。

                  一天一夜之后,一輛紅色醒目的大卡車終于駛入了四川貴州交界處的宜賓市江安縣,并開進了留耕初級中學,駛入大門的時候,尤其費勁,因為校門口早被一大群同學站滿了。

                  車來了,同學們扭頭就跑進教室,笑著鬧著地搬起里面的舊桌椅高高舉過頭頂,移到空地上。還有些同學圍到卡車前,踮起腳伸手去接司機師傅從車上遞下來的東西,那是桌椅,新桌椅,他們知道這些桌椅里,有自己的一套。

                  木制的,深棕色,老式課桌椅,這是留耕中學的孩子原來用的。桌面被磨損得凹凸不平,表層的木質已經變軟,可以輕松地用筆在上面扎出小洞;椅子不配套,搖搖晃晃的,要撕一頁作業本疊成小塊塞到椅子腿下面,才能坐得舒服一些。

                  現在他們有了新桌椅,書包不用扔在地上或者壓在腿上,可以掛在桌側的掛勾上;寫字的時候也不再墊厚厚的書了,桌子平得很;桌腿上的小塑料塊也挺有意思,摳下來,又能裝回去。同學們很高興。

                  這份特殊的“禮物”來自新東方成都學校。他們整理出了閑置課桌椅,捐贈給有需要的鄉村學校。

                  與此同時,在全國各地,還有更多這樣的卡車,載著一批批色彩明亮的課桌椅,奔波在路上,從各省的城區中心到縣城。

                  截至目前,鄭州、西安、合肥、成都、宜昌、佛山、蘭州、連云港、武漢、烏魯木齊、太原、??诘刃聳|方分校,共計捐出了共73366套這樣的新桌椅。

                  “用不上”的課桌椅

                  因為業務調整,新東方各地學校退租了部分校區,校區是退租了,但是遺留下來了一堆嶄新的課桌椅,這些課桌椅都是新東方為了讓新東方的孩子們有更好的學習環境專門定制的,有些可以根據孩子的身高調節高度,有些做了圓角的設計避免孩子不小心磕到頭,而這些定制桌椅,每套大概市場價六七百塊錢。

                  “桌椅都很新的,而且這些桌椅,不管從質量還是美觀來說,絕對是全國一流的?!背啥紝W校校長孫吉芯的語氣里流露出一絲惋惜,“我就希望這些東西能夠發揮作用,別糟踐了啊?!?/p>

                  不糟踐,就這么簡單。孫吉芯覺得,課桌椅本就該放在教室里,支持著求知的孩子,他不想看到這些桌椅被拆成一片一片,然后套進麻袋稱斤賣掉。

                  于是,他有了一個想法。

                  孫吉芯找到公益基金會,問能不能聯系到需要課桌椅的學校,他本不抱太大希望,“這年頭有哪兒還缺課桌椅呀”——還真有,大多是一些偏遠地區的鄉村學校。雙方對接好之后,很快,第一輛載滿課桌椅的卡車就從成都出發了。

                  問到孫吉芯捐贈的第一感受,他的反應有點出乎意料?!靶奶郯?,很多課桌椅都是新買的,就捐掉了?!睂O吉芯半開玩笑地說,可說起去到這所鄉村學校的經歷時,他又認真起來。

                  “他們原來的課桌椅真的挺破的,教室環境也不太好,甚至會覺得我們的課桌椅放在教室里,和整個空間都不太搭調。但是確實你去那兒看到孩子們很興奮的樣子,以及他們用上新桌椅之后的狀態,就會突然覺得做這個事情很有價值?!?/p>

                  留耕中學的孩子們換上了新的課桌椅
                  留耕中學的孩子們換上了新的課桌椅

                  也是從那個時刻開始,他想要幫助更多、更多的學校。

                  截至目前,成都學校的課桌椅已經捐給了四所鄉村學校,他們還在持續聯系新的學校。孫吉芯把這事兒發了個朋友圈。

                  他沒想到,遠在北京的俞老師幾乎在他發完朋友圈后一秒,就給他發來了信息?!八貏e支持,說如果產生了運費什么的都可以共同承擔?!睂O吉芯挺開心,倒不是因為“共同承擔運費”的承諾,而是他覺得挺有價值的一件事,也得到了別人的認可。

                  當天下午,俞老師就給新東方全國學校的校長說了這件事,呼吁有閑置課桌椅的分校都行動起來,“既不浪費課桌椅,也是做了好事?!?/p>


                  陸陸續續地,群里的消息一條接一條地彈出,全國學校紛紛響應。

                  “用得上”的課桌椅

                  得知新東方鄭州學校有桌椅可以捐贈的消息,河南睢縣向陽小學的吳校長立馬租了大卡車,連夜趕到了鄭州。沒過兩天,向陽小學的孩子們就用上了新桌椅。

                  “那和以前差別大了?!碧岬叫伦酪?,吳校長笑了,“小孩子看到這些東西,他們心情都好?!?/p>

                  向陽小學的舊桌椅
                  向陽小學的舊桌椅

                  吳校長接著解釋:“我們去年配了一套課桌椅,你看現在還不到一年,有很多都壞掉了。小孩子皮得很,桌子挪來挪去的,上面的螺絲一掉,整個桌面都下來了。這新桌子挺結實,也有分量,挪不壞?!?/p>

                  課桌椅的損耗比想象中大得多,這點孫吉芯在捐贈的時候也意識到了:“其實現在鄉村學?;A設施都挺好,他們缺的是耗材,像是課桌椅、打印機、燈泡這些,并不是一次性投入就能解決的,所以我們當時去石家山的另一所學校也送了很多這些東西?!?/p>

                  向陽小學當地政府對課桌椅這樣耗材的補助,大概是十年左右配一次,也不會一次性配完,而是按學生比例一點一點更新,每次配的桌椅也不一樣,一個教室里往往擺放著好幾種不同套的桌椅。

                  “你們的桌椅一來,我們教室看上去都齊整多了。我把這些桌椅發到朋友圈,周圍學校的校長看到了特別羨慕,都來問我還有沒有這樣的資源,他們也需要?!眳切iL說。

                  另一所接受鄭州學校捐贈的是河南平橋的宋灣小學。宋灣的徐校長也是當天就坐高鐵來到了鄭州。

                  課桌椅不好搬運,需要拆開才方便運輸。徐校長在鄭州拆桌子拆到凌晨三點也沒拆完。帶回學校后,需要再組裝起來。

                  “孩子們聽說要換桌椅,都很期待!”徐校長找了一間空教室開始拼裝桌子,拼起來一些,就叫學生們搬回班里去用上。

                  還沒輪到的孩子也會跑來圍觀,有些調皮大膽的孩子開玩笑,說“校長你怎么裝的這么慢呀!”也有膽小的孩子,扒在門上眼巴巴地問,校長什么時候才輪到我們班領呀。

                  徐校長就笑笑,說不著急啊,都會有的。

                  “之前也會接觸一些公益活動,但常常人家一聽說你是個民辦的,就不再跟你往下聊了?!毙煨iL顯得有些無奈,“所以有這么個課桌椅公益活動,真是要感謝你們?!?/p>

                  向陽小學吳校長朋友圈(左)、宋灣學校徐校長朋友圈(右)
                  向陽小學吳校長朋友圈(左)、宋灣學校徐校長朋友圈(右)

                  鄉村民辦學校不太能爭取到國家補貼,所以所有的資源都要靠徐校長“化緣”。但是公辦學校又離孩子們太遠,所以對于宋灣的留守兒童們來說,離家近同時教學質量也還不錯的宋灣小學是最好的選擇。

                  “至少每一個有需要的孩子都應該有學上?!边@是徐校長的希望,也是我們的希望。

                  意料之外的廁所

                  新東方西安學校校長姚振華自己也沒想到,本來是來鄉村學校捐桌椅,最后還多捐了個廁所出來。

                  他是第一個在新東方校長群里響應的?!拔铱吹接崂蠋煹奶栒僦?,立刻就讓同事們去安排捐贈的事宜?!币φ袢A語速驚人,很顯然提起這個事情,他非常激動?!拔耶敃r立馬就想到一句讓我特別感動的話,因為我們淋過雨,也不能忘記給別人撐傘?!?/p>

                  我們確實身在雨中。

                  姚振華聯系了很多組織,團市委、團省委、縣政府……他想撐起那把傘。幸好過程都很順利,短短一個月內,西安學校就捐贈了十余所鄉村學校,姚振華也受邀去到其中一所學?!挥陉兏蕦幟伤氖。▍^)七縣交界處的定邊縣白灣子學校實地參觀。

                  白灣子學校收到的新桌椅
                  白灣子學校收到的新桌椅

                  白灣子校舍干凈,教室明亮,還有多功能活動室,現代化設備一應俱全,算是一所建設得很好的鄉村學校。

                  參觀到學生宿舍的時候,姚振華發現宿舍內沒有廁所。他特別留意看了看樓層的平面圖,也沒找到廁所的圖標,于是便多問了一句。

                  白灣子校長顯得有些尷尬,他回答,我們現在還是旱廁,廁所在宿舍樓外邊。

                  姚振華愣住了。他在新疆長大,非常清楚零下二三十度的冷是一種什么冷。他開始回想陜西的天氣——這里的冬天也一樣,最低氣溫能到零下二十多度。

                  “零下二十度是什么概念?哈氣成霜,滴水成冰??!”說到這里,姚振華更激動了,“如果晚上小朋友想上個廁所,還得從宿舍跑出來,上旱廁……”

                  他沒想到,這樣一所現代化的學校,缺少的恰恰是廁所這種與基本需求相關的設施。剩下的參觀,他滿腦子在想廁所的問題怎么解決。

                  回到西安之后,姚振華立馬聯系了新東方公益基金會,溝通了白灣子小學的情況,他們當下就決定,給白灣子小學建個廁所。目前,??钜呀洆艿搅讼嚓P賬戶。

                  “咱說白了,我還真的挺感動的,即使是現在我們自己也這么困難,但從上到下吧,大家還是愿意去做這樣一些事兒?!币φ袢A說。

                  是的,從上到下。

                  多年以來,在俞老師的帶領下,千千萬萬的新東方人都身體力行地參與到鄉村公益事業中。包括我們在與孫吉芯以及姚振華聊的過程中,也能感受到他們的“公益基因”和俞老師多多少少都有些關系。

                  在到成都當校長之前,孫吉芯一直在蘭州當校長,他跟著俞老師做過甘肅抗震小學的重建與回訪;俞老師一直關注西北鄉村學校的供暖問題,孫吉芯也參與了調研。

                  而在西安工作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姚振華,同樣助力過西北供暖的這項公益活動——供上暖后,俞老師問孩子們還有什么需要,有孩子說沒去過西安,想到西安玩。姚振華給他們安排了最好的游學營,帶他們痛痛快快地游學了一頓。

                  一條奇妙的紐帶,讓新東方人在工作之外的地方產生交集,即使分散在各地,即使相隔百里,我們在公益中相遇或重逢。

                  像卡車一樣,一直在路上

                  其實每一次公益行動,我們都能發現新的問題。

                  鄉村,教育與公益,無論哪一個議題都太宏大了。我們努力地去發現,去看見,并想要做出一些微小的改變。

                  而往往,這些變化的可能性就藏在細節里?;蛟S就像姚振華一樣留心一下,就能幫助鄉村學校的孩子們建一個溫暖的室內廁所;或許就像孫吉芯一樣靈光一閃,就能想到把桌椅捐出去讓這些桌椅產生更大的價值。

                  像是一種近乎本能的思考,不為了獲利,也不一定為了長遠,只是當下單純地想,我還能再做些什么。

                  懷有這種想法,新東方人總有意愿投身到公益事業中。成都、西安、鄭州、太原、合肥、宜昌、佛山、蘭州、連云港、武漢、烏魯木齊、??凇絹碓蕉嗟姆中⑴c到捐贈課桌椅的活動中來,也有越來越多的卡車載著桌椅從各地的新東方學校出發。

                  這樣一想,新東方之于公益,也像是一輛公路上的卡車,馱著能馱的一切,開向遠方。

                  路很長,但我們永遠在路上。

                  本文為 數央公益(http://www.dshibao.com)轉載作品,轉載請聯系原作者。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數央公益觀點。
                  熱門視頻 猜你喜歡 收藏最多
                  很污的网站在线_狠狠in2020_狠狠的强奸美女大黑逼逼欧美